基友大半夜引经据典吹也总的聊天记录

秭杉:

微信长图发过来不清楚,就稍微整理了一下。
老车是我认识的同龄人中最博闻强记的了,虽然聊天记录不成篇章,但评述真的是恰到好处。
欢迎大家友善地交流看法~我会及时反馈给她。


提示:有提到其它小说和漫画中的角色,以及无视我大半夜犯的花痴😂
――――――――――――――――――――
车:我觉得王也道长是很可爱!


我:他超级可爱!


车:唔我觉得有本领能扛事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有少年气。如果单纯是给一个角色堆叠优点,什么淡泊啊谦逊啊有能力啊……那顶多是打扮神像。就是这点鲜活的少年意气是点睛,我觉得有了之后角色才能生动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最可贵――可爱的人,首先得是个人。我之前说的单纯堆叠优点是指某些创作者啦,比如某些玛丽苏小嫖文男主。


我:你没有夸我,但是我听着就在像夸我一样的特别高兴。


车:吸吸吸吸,我正在预备继续夸。总而言之,是既出世又入世,既有拿云心事,也能见素抱朴,难得的是把分寸把握这么得当——当然也不是每次都得当,但是少见的不足偏偏能显出赤子之心来,所以非常可爱。一句话概括,是所谓“有情人”。


我是觉得少年有很多种状态啦,像王道长这样的就是里面非常好的一种。少年的可贵之处,就是能知不足而后自反,知困而后自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此心不渝,也就是说,是一种朴素的英雄主义。简单用成语概括一下你家道长呢,就是天然真淳,璞玉浑金。


BTW,王也这个预言能力其实非常bug也非常flag。“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但是嘞,最棒的一点就是他非常明白其中利害,也不能说自己不care。然而他一旦做出决定,就绝无反顾,非常可爱了。


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有种等了这样一个角色很多年的感觉。就第一眼你知道吗,他见到张楚岚,说我们武当山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可能是我一辈子的菜。


车:这种“终于等到你”的感觉是不是蛮棒的~


我:是啊。我是之前有把他和宝玉对比过,觉得他没有宝玉脂粉气那么重,但是都有很温暖很善良的心性,还有就是都很有钱【够!


车:宝玉和他的区别倒不在脂粉气,区别是宝玉颓,“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者,独宝玉而已。”宝玉是领会到了,但是非常茫然,不造怎么才能行。入仕是同流合污,他又不学马克思主义,只好逃进大观园。而王也面对的东西就和他不一样,而且你家道长更敢闯。


我:是啊,人家现在是天使投资人[捂脸]


车:[捂脸]


我:出世是道长,入世是也总。真是一波令人窒息的操作。


车:嘛,突然想起来一句诗: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我:大半夜得被戳得不能自已!在我喜欢高杉的时候曾经想过之所以能很深很深地喜欢一个角色是因为他表现出了我灵魂中有的,但是尚未被挖掘出来的东西。王也和高杉在这个层面上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所以我跟你说遇到了和矮杉一个地位的男神,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圆满了。


车:我觉得我萌角色感觉萌的很多是“想成为的人”


我:其实我觉得想成为的人和表达出你灵魂深处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是一致的,毕竟如果你最深处的某种东西不被触动,你也不会想成为他。


车:唔我觉得hin有道理。不过话说王也真是个插旗小能手……


我:还行吧,比起诸葛青来说


车:对了,世说新语里有句话我觉得用来王道长也很合适~现在出自世说新语里最常用的夸人成语是芝兰玉树,但是我个人是觉得芝兰玉树好是好,未免略矫饰。因为道长胜在有清朗少年之气,所以应该是“朗朗如日月之入怀”。


我:也总入怀也是,人生理想了。


车:请我善于吹角色(捧起了大脸)


我:以后您吹角色我吹您。


车:杉杉你要不要去看看陶渊明的形影神三首,就是从纠结到超脱的过程。最后的一首诗里的最后四句是: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是谓达生。这组诗很适合王也,我特别喜欢,总之强推!


我:ok,待我好好研读,不能再赞美您!我的中华文化小词典!


――――――――――――――――――――


附:形影神三首(并序)


贵贱贤愚,莫不营营以惜生,斯甚惑焉;故极陈形影之苦,言神辨自然以释之。好事君子,共取其心焉。


形赠影


天地长不没,山川无改时。


草木得常理,霜露荣悴之。


谓人最灵智,独复不如兹。


适见在世中,奄去靡归期。


奚觉无一人,亲识岂相思。


但余平生物,举目情凄洏。


我无腾化术,必尔不复疑。


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辞。


影答形


存生不可言,卫生每苦拙。


诚愿游昆华,邈然兹道绝。


与子相遇来,未尝异悲悦。


憩荫若暂乖,止日终不别。


此同既难常,黯尔俱时灭。


身没名亦尽,念之五情热。


立善有遗爱,胡为不自竭?


酒云能消忧,方此讵不劣!


神释


大钧无私力,万理自森著。


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


结托既喜同,安得不相语。


三皇大圣人,今复在何处?


彭祖爱永年,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


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


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评论
热度 ( 89 )
  1. 老衲正孤吟秭杉 转载了此文字

© 老衲正孤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