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正孤吟

就是为了看文,存文。自娱自乐。文雷梗雷脑洞雷。ooc到极致。肾。

《乐先生和夏医生不得不说的故事》(乐夏)

存文。


乐无异:乐绍成夫妇养子长安校区配备业务员【副业:吃喝玩耍随心所欲富二代加官二代】

夏夷则:6岁前于孤儿院成活之后被清和收养太华小区配备【不及格】心理医生

夏夷则和乐无异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张办公桌

乐无异面带笑容,夏夷则神情冷静

“乐先生不是太华小区的吧”

“不是啊,我是长安小区的。”

“既是长安小区,为何到我这里来...每个小区都有配心理医生的”

“啊,因为长安小区的医生长得太难看了影响心情不利于身心发展,我听别人说太华的心理医生长得可好看了于是就来夷则你这看病了。”

“谢谢夸奖乐先生,还有请叫我夏医生,那么,乐先生是有什么问题?”

乐无异抓抓自己的头发,“诶,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心理是没什么问题啦,但是现在不是流行不管有病没病都来看一下发现有病就早点治没病就喜闻乐见嘛,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来看一下比较好。”

夏夷则沉默了一瞬,然后才开口说道:“...那乐先生讲点自己我好分析一下吧。”

“好啊,本人姓乐名无异,男,未婚,上有老下无小,有房有车,现服务于长安小区业务,工资不高不低娶妻养孩尚有余资,身体健康,三观正常,无不良嗜好....”

 

不啊等等这相亲的节奏闹哪样啊!!夏夷则内心OS,面上还是一片淡然:“乐先生,这些都可省略....恩,你具体讲讲你的生活习惯和最近心情想法吧”

“行啊,我的生活习惯啊,挺宅的吧,不是很喜欢爸妈介绍给我的工作啦,我喜欢修理东西啦制造东西啦...”

“每次开始弄这些的时候都会忘了时间,连饭都忘了吃,但是做完了很有成就感...”

夏夷则听着默默在纸上写上:逃避现实,脱离社会,依靠自我兴趣获得成就感与自信心。

“啊,我最近很烦恼啊因为我老师被我师祖追杀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我有些不懂的想问他都没办法了,说起我老师他真的很厉害啊...”

夏夷则听着高谈论阔夸夸其谈陷入痴汉重症放弃治疗畅谈赞美恩师对老师抱着至高无上的尊崇的乐无异,又低头在纸上写上:因自己是被收养的缺乏安全感,试图从他人(如其老师)身上获得情感皈依,夏夷则突然想到清和,笔一顿,又加了【症状轻微】几个字。

“啊,我很会做菜也很喜欢做菜,做的菜闻人和阿软都说很好吃,夷则你有空可以来啊我做饭给你吃。”

“请叫我夏医生,乐先生。还有请继续。”夏夷则说着,又刷刷写下:平时无事时,无法忍受空虚寂寞,依靠做饭菜来排解,此处,做饭等同于兴趣。

“那我继续啦,我朋友都说我是烂好人,话唠,其实我自己觉得还好啦,夷则你也这么觉得吗?”

“请叫我夏医生谢谢。”

笔不停的又刷刷写下:无法正确对待善恶,此为长久与社会脱节缺乏生活经验社会情感所致,话多,【划掉】话非常多,此为不擅长与人沟通,紧张而致。

不等等,你们两个真的在同一个次元吗!!夏医生你的心理医生执照到底是怎么考到的。

“乐先生有觉得身体不舒服吗?”

“比如易疲劳,头痛,失眠,没胃口等等。”

“诶,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我身体可好着呢,每顿两碗饭!胃口好是健康的证明吧。失眠也不会啊,不过我倒是有制造东西一时忘了时间几天没睡的时候啦....”

“而且别看我宅,但是我每天都有运动啦,体力很好啊,上次我们小区一起举行的长跑比赛我还得了第一名啦,诶对了夷则你又参加吗你的了第几名?”

“请叫我夏医生谢谢,我没有参加。”夏夷则翻开新的一页纸写:精神异常兴奋,可能是缺乏性生活导致,体力良好一夜七次满足对方为缓解社会众数欲求不满女性可有巨大,等等似乎哪里错...

“夷则,我说了这么多,那你到底分析出什么了没?”

夏夷则定定的看了他几眼,这种表面乐观积极向上其实内心脆弱不堪一击...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了人艰不拆啊...

夏夷则咳了几声说:“乐先生,其实你没病。”

“我没病?”乐无异问

“是的,你没病。”夏夷则答道

“我真的没病?”

夏夷则下意识的觉得这对话有点奇怪,但也不在意,只是再一次说道:“对,你真的没病。”

“哈哈,我就说我这么三观正活泼开朗乐于助人幼儿园里卡小红花搁作文里就是正面题材放到市里就是优秀市民怎么可能有病。”

“恩,但是...”夏夷则说。

“但是?”

“你还是必须定期来看病。”

“为什么我没病却要来看病。”

“即使现在没病,不代表以后没病,为了做好防御措施将犯病因子扼杀在摇篮里,所以乐先生还是要定期来看病的。”

“就是说...我还是要来看病?”

夏夷则真的觉得这对话的走向不对,但他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只是严肃的看向乐无异,肯定的说“没错”

“好吧,那我以后多久来一次?”

“一周一次。”

“一周一次会不会太少?我看我还是三天来一次吧。”

夏夷则看着乐无异认真的说:“我觉得一周一次的频率刚好。

“可我觉得三天一次比较好诶,你不是说万一发现预兆可以提早预防吗,所以还是三天一次比较安全,有病也好早点发现早一步治嘛,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

“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乐无异问。

“...好像...是。”夏夷则犹豫的点点头。

“那就这样说好了啊,三天一次。”

“可以。”

“还是这个时间来?”

“还是这个时间。”

“那就这样说定了,诶这么晚了夷则你要下班了吗?”

夏夷则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然后点点头:“恩,要下班了。”

“那我请你吃晚饭吧,我知道一家麻辣烫很好吃,走走走。”

“乐先生..大可不必如此...”

“什么不必如此?”

夏夷则睁着双漆黑的总让人觉得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乐无异,“就算乐先生请我吃饭...”夏夷则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这次的诊费我也不会给你打折的。”

“....”乐无异慢慢瞪大了眼睛,“怎么,小区配备的心理医生竟然不是免费的?”

“是免费的,但是...”

“但是?”

“我不是免费的。”

“什么意思?”

“我是被请来这个小区当医生的,当初我提的要求之一就是我要收取部分费用。”

“这...这不是坑人吗?”

“...难道乐先生来前不知道?”

“不知道啊...”

“就算如此...我还是会收取你的费用的。”

“......你很缺钱?”

夏夷则摇摇头,“不缺。”但我恩师缺。

“好吧好吧我会给你的,走吧先去吃饭,都能听到肚子叫了。”

乐无异抓着夏夷则的手就将人拉到一条街上,然后指着街上的店面向着夏夷则介绍。这家店什么比较好吃什么不能吃,这家店干不干净,这家店的卫生检查证是不是假的,这家店开了几年,哪家店比较便宜实惠等等都跟着夏夷则讲了一遍。

   “……”夏夷则简直想拿着胶布贴上乐无异就没关上的嘴。

乐无异拉着夏夷则突然停了下来,猝不及防的,夏夷则往前猛冲了一步,还是乐无异一用力才把夏夷则拉了回来,拉的力气大了自己蹬蹬倒退了几步连带着夏夷则也往后站不稳直往乐无异怀里摔。乐无异赶忙将夏夷则的腰一揽,抱着他站稳。

  “夷则?你没事吧?”乐无异就这还将人抱在怀里的姿势问。

“没事。”夏夷则不动声色的拂开乐无异抱着自己的手。

“哦,没事就好。到了!就是这家店。”

乐无异伸手又想将夏夷则拉进店,被夏夷则一侧身避开说了句“既然到了就进去吧”,然后自己率先进了店。

乐无异也不在意,紧跟着夏夷则后面就进了店。

坐下后乐无异“啪啦啪啦”的翻着菜单,“夷则你想吃什么?”

夏夷则望了望店内,见店内干净整洁,些微放下心来,“乐先生点吧,这里我不熟悉。”

闻此,乐无异干脆的放下菜单直接招来服务员,对着服务员呱啦啦飞速点了一堆,夏夷则也没听清他点的是什么,本想开头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想到什么终是闭了嘴。

点完单的乐无异又开始对着夏夷则说话,夏夷则颇为苦恼,只想着还是赶快上菜的好,总是能让这个人闭嘴吧。

等着服务员上锅了,夏夷则才算是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的耳根子总算是能清静一会儿的。菜上桌的时候夏夷则还仔细的看了下,确定都是自己可以吃的才放下心来。乐无异自己吃了几口,见夏夷则碗里就一根白菜根儿,觉得夏夷则是在跟自己客气了,于是夹了些肉要给夏夷则,夏夷则连忙推却道:“我自己来就行。”

乐无异悻悻的将肉转会自己的碗里,“哦,那你自己来吧。”

夏夷则看着他失落的样子想着自己是不是对他太冷淡了伤到了乐无异玻璃般易碎的敏感纤细的心,然后暗暗责备起自己来,想着乐无异长时间与社会脱轨,现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走出第一步和作为他的主治医生的自己尝试着交往,自己这样会不会太打击他了?

于是夏夷则斟酌着字句,尽量用着不会伤到乐无异的话语放轻语气说:“乐先生,在下只是不喜欢吃肉。”

乐无异瞬间就笑了,“诶,原来你不喜欢吃肉啊,那行啊我给你夹点别的啊!”说着夹了锅里的几根白菜给夏夷则。

夏夷则内心为难面上不显分毫的伸出了碗接过了乐无异夹的菜。

夏夷则愣愣的看着乐无异将锅里的大部分肉夹进自己碗里,又送入自己的嘴里,想着自己这算不算自作自受?虽然他对肉没什么特别的偏好,但是明明有肉却只吃白菜小青菜什么的….他也吃不下啊。

乐无异又吞了一口肉,然后抬头看着夏夷则对着自己发呆,叫道:“夷则,快吃啊!你看你喜欢吃菜我菜全留给你了,你不喜欢吃肉我都解决了。”

夏夷则默默地挑了几根青菜送进嘴里,却觉得味同嚼蜡,只想着赶快吃完回去才对。

恩,顺便绕道去给老师买点水果,还有家里的纸巾也要补,啊还有冬天要到了要给老师买大衣。

夏夷则想的入神,乐无异叫他也没注意,直到乐无异将手拿到他眼前晃才回过神来问了声什么事。

乐无异咋咋咧咧的道:“我叫你你也没听见,问你事儿呢。”

“抱歉。乐先生问什么?”

“吃晚饭要不要一起去逛逛,消消食利于身体健康,我们去公园怎么样?”

夏夷则很干脆的拒绝,直说自己要去超市采购。

乐无异眨了眨眼,一拍手高兴的说道:“诶,那正好啊。我也去!”

夏夷则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上不来,顺了气才说道:“乐先生也去?乐先生不是要去公园吗?”

夏夷则的语气里其实带着点不乐意,只是乐无异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二缺没感觉到,直道:“我就是为了消食的去哪不是走,你要去超市我就陪你去呗。顺便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要买的。”

夏夷则很想说我不用你陪其实你不陪我我更乐意,但是乐无异最后的话让他没法子拒绝。

吃完饭乐无异付了帐就一起往购物广场去。

“谢谢乐先生请客。”

“诶,算什么又不贵的一顿饭。”乐无异挥了挥手,然后像是想到什么转过脸对着夏夷则认真道:“你也别乐先生乐先生的叫我了,可生疏了。我都叫你夷则了你再不然也得叫我声乐无异吧,还是说你不把我当朋友呢?”

夏夷则内心再不愿意人家话说到这样也不好再推却,顺从道:“无异。”

乐无异高兴地应了一声说:“这样可好,人与人就该亲近点,像你这样的摆架子哪能交上朋友啊,也就我这样的了不计较了,遇上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地呢?”

夏夷则开始觉得奇怪了….乐无异怎么看也不像是自闭的缺乏社会交流的人啊?自己诊断错了?夏夷则是万万不想承认这一点的,夏夷则想着回去咨询一下老师吧。又想到乐无异所说的,嘴里一苦心里一涩,想到了什么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转移话题,“快走吧,再不然天就黑了。”

“你要买什么?”乐无异问。

夏夷则低头细细想着,“买点水果,纸巾,还要给老师买件新大衣,对了买桶全家桶回去给大黄吃。”

“大黄?你养的狗?”

“不是,是老师养的。”

夏夷则没发觉自己对着和乐无异相处越来越自然,不再拘着。

他们先是买了纸巾然后夏夷则又买了点水果,乐无异也跟着买了点苹果回去孝敬太后,最后才去买衣服。

夏夷则看这件不满意,看那件不喜欢,挑来挑去也没个定。

乐无异随手拿了件衣服翻开价牌一看,然后对着上面标的价钱直咋呼,虽说他也不缺钱甚至挺有钱,但是这价格的衣服还是觉得颇贵。

“要买这么贵的吗?”

“恩。”夏夷则依旧一件一件衣服看过去,没回头的应道。

乐无异将衣服放回架子上,走到夏夷则身边,“没必要吧,老师的话买太贵其实也不好。不好收啊。”乐无异其实心里是想着为夏夷则舍点钱的。

夏夷则摇了摇头,“老师待我不一样。”然后拿起了一件大衣交给了售货员就要了这件。

乐无异心里嘀咕待你不一样,再待你不一样不就是上学的时候多关照你点比如逃课了不记名论文比别人好过什么的,但也知道这话出来必定惹这人不喜,所以只是问道:“怎么待你不一样了?”

夏夷则不欲多言只是简单道:“老师对我有恩。”

 

“你老师家的狗吃这么好,还有这么多它吃得下吗??”乐无异看着夏夷则一口气买了两桶全家桶,不由得发出不只是惊讶还是感叹的复杂语气。

“今晚一桶,明早再一桶。”夏夷则歪了歪头,“算是犒劳。”

“怎么个说法?”

“我出来工作,没时间陪着老师,大黄替我陪在老师身边。”

“你跟你老师感情真的很好。”

“我看你跟你老师感情也不差。”

“啊这当然是!我最最最最崇拜仰慕我老师了。”

 

两人停在了岔路口,夏夷则转身对着乐无异道:“长安小区到了。”

“诶,还真快。那我先走了,三天后见啊。”乐无异看了看标着长安小区四个大字的门口,不由得一阵惆怅。

“恩,你小心。”夏夷则想了想加了句:“三天后见。”

 

本来下一次见面应该是三天后的,恩,本来。

但是这一次换成夏夷则登门拜访了。

夏夷则是带着一篮水果敲响了乐无异在长安小区一楼的住宿间的。

乐无异惊讶的看着夏夷则略显拘束的站在自己的门前,“夷则你怎么在这里?”

“乐先生…我是…”夏夷则面带拘束尴尬和不好意思,还有点儿认命的无奈。

“等等你叫我什么?”

“乐先…”突地想到乐无异此前说的话,忙改口:“无异,我这次来是请你帮忙的。”


评论(3)
热度(25)

© 老衲正孤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