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正孤吟

就是为了看文,存文。自娱自乐。文雷梗雷脑洞雷。ooc到极致。肾。

苏夏

存文。

苏夏

 

A大校门口的西街尾新开了一间书店,书店的装潢古风古色与周围的店铺格格不入,走进店内,入眼的是靠着两面墙的木制书架,书架呈厚重的深褐色,上面摆着满满的书册,店内桌椅都采用被刷成朱红色的木制,店内一面墙是落地窗,珠帘垂落而下,被木制立扇隔成三个小小的独立四人座空间,一张桌子和两个二人做沙发。店口左边便是通向二楼的楼梯,不对顾客开放。面向门口的最内是柜台,到人腰部高处的桌柜,上面零散的放着几本书和杯子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店主就坐位柜台后,手里拿着本书在看。

店主很年轻,也就比学校里的大学生们大上三四岁。年轻的店主相貌长得好,五官精致像是画出来的,肤白似雪,修长而柔和的眉下是如墨般的双眸,便是淡漠着张脸也让人觉得那双眉眼氤氲着江南水汽和柔柔的情,眉眼含情大底如此了。店主就拿着本书静静地坐在那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偶尔转动头和翻书也让人觉得那是一副水墨画,不忍破坏。

 

百里屠苏很是犹豫了一下才上前,手扣着桌面发出“叩叩”的声响以引起看出看的入迷的人的注意。夏夷则抬头一见青年,便为着青年的冷艳的相貌愣了一刹,特别是眉间那点红艳的宛若朱砂的红痣,这般好相貌的人啊。

夏夷则合上书站了起来,“什么事?”

百里屠苏举起手里的书册,“这本书卖吗?”

百里屠苏手里的书一看便知是有了年代的,书页泛着黄和墨香,无破损,可见主人对它的保护到位。

夏夷则摇了摇头,“这本书是早期刊印的,现在市场上也早就不发行了。我这里也仅剩这一本,不卖不外借,要看就在店内看。请见谅。”

百里屠苏点了点头,他也没有强人所难的习惯,拿了书就往独立的小隔间走去。夏夷则从背后细细打量对方,青年的背消瘦和挺拔,透着股凌厉和不屈,坐下看书后,那个脊背也是挺得直直的。

夏夷则看着,就突然低下头拿起茶具。受他老师的影响,他茶喝的少,反倒是各种酒都陪着老师喝过,可是书店里总不能喝酒的。书店里来光顾的多是学生,他就备了各种水和饮料,茶多是自己喝的,但他总觉得那个青年,比起饮料应该是更爱喝茶多点。茶不是什么好茶,就是安溪铁观音,用热水冲开了茶叶,第一次的水要倒掉,第二次冲开的夏夷则将它倒入半大的杯中,拿着放到百里屠苏面前的桌上。

百里屠苏看了下桌上氤氲着热气的茶,抬头看着夏夷则道:“谢谢,不过,可以的话,能给我白开水吗?”

夏夷则讶异的微挑眉,“白开水?”

百里屠苏颔首道:“恩,我不怎么喝茶。”

“可以是可以,不过水是刚开的,还很烫,可以吗?”

“没关系。”

“那请等一下。”夏夷则拿起刚放下的茶走向柜台,重新拿了个被子注入白开水,白色的雾气升腾翻滚模糊了视线。

“夷则?夷则夷则夷则?”

夏夷则注视着白雾有点发愣,热气上涌,把他的面颊都熏得热腾腾的,直到视线里出现一双挥舞的手才收回思绪看向来人。

乐无异皱着眉看着夏夷则,不知是恼是忧的说:“夷则,你怎么了?发什么愣啊叫你好多声了。”

“对不起,走神了会。”

“想什么想那么入神?我叫你也没听见。”

“没什么,”夏夷则摇了摇头,“你等一下,我送一下水。”

“你去吧,”乐无异随意的挥了挥手,“你这里我来了那么多次,也不用你招待了。”

夏夷则用小托盘托着水走出柜台,口里对着乐无异道:“好,那你随意。”

  夏夷则将水轻轻放到百里屠苏面前,对方抬头道了谢,然后又问:“请问这里营业到几点?”

“晚上七点就关门了。你打算看到关门?”

“没有,大概五点就会走。”

夏夷则点点头,刚要说些什么,乐无异的声音就从柜台那传来。

“夷则——,晚上我们去外面吃吧。”

 

夏夷则大学没毕业,中途就辍学了。乐无异每每问起他原因,夏夷则都只摇头不语,然后转开话题,长此以往,乐无异也就不再问了。

“夷则,我上周不是去了你们学校吗?”

夏夷则拿筷子夹了口青菜,轻轻回道:“恩,然后呢?”

“我遇到你老师了。就是那个清和老师。”

夏夷则一愣,抬起头看向乐无异,“老师他怎么了?”

“没怎么,你别瞎想,”乐无异先是转头向老板加了两瓶酒,又吞了口菜才继续说道:“他就是要我告诉你,他最近比较忙没时间来看你,等忙完这段时间了他就来看你。要你好好照顾自己。”

夏夷则点点头,“老师他有心了,怎么也不能让他来看我,该是我主动去看他才是。”

“也是这个道理,你现在自己开了书店,时间随自己安排比较方便。再说也没有要老师来看学生的,”乐无异说着,自己的那瓶啤酒打开后也随手帮夏夷则的那瓶也打开了,然后递给对方,“你既然要去看他,那明天怎么样?明天我的事也差不多完了,剩下的就是老师的工作了,正好陪你。”

   夏夷则接过啤酒并没有马上喝而是先放到桌上,“可以啊。”

   乐无异喝了口冰的啤酒,全身顿时冰冰凉凉舒爽,觉得一整天下来的热气都消散了不少,喟叹了一声“爽”后才继续吃菜。

夏夷则想到清和,心里就一阵的慰藉,连平时清冷的双眸都不自觉柔和下来。

“对了夷则,你上次托我打听的事,有点眉目了。”

夏夷则心脏顿时紧缩,变得沉重,呼吸都急促几分,他面色沉静地慢慢放下筷子,缓缓问道:“有什么线索?”

 

九月初的夏天,街道两旁的树叶绿得似要滴出油来,沥青铺成的泊油路被烤的宛要熔化,远远望去,像是多了一滩水。赤日炎炎,空气里尽是烦躁的因子在浮动。

 

百里屠苏站在刷了木漆的紧闭的门前,面色严峻。

今天书店没开门。

 

百里屠苏也不是今天定要看的,只是大热天里从宿舍的空调里出来,结果是这么一个结果,不免让人有些气闷。他记得书店是九点开的门没错,现在已经是十点半了。

 

“屠苏?”

熟悉的声音响起,百里屠苏转头叫了声:“师兄。”

“真是你啊,站在这做什么?”陵越问。

“来看书,只是碰巧书店没开门。”

陵越看向紧闭的门凝眉说道:“今天怎么没开门?”

“不知道,”百里屠苏摇摇头,“师兄也来过这家书店?”

 

“开学前就来过了,”陵越低头回想,额鬓的碎发低垂而下,掩盖住眼角,这个视角里,百里屠苏突然发现陵越和书店店主长得有几分相像。陵越抬头对着百里屠苏道:“书店大概是开学前两周开的,那时候我路过就进来看看,发现里面一些书市场上不常见,也就常常来了。夏先生也说过若是没有什么事,书店会照常开着,今天大概是遇到什么事了吧。”

 

百里屠苏看着陵越的正脸,对方的眉眼轮廓都要比陵越温和柔软,不比陵越的五官凌厉,正气浩然,却是自有一股清气,风华内敛。

“那我改天再来。师兄有事吗?”

“我等会儿跟老师去TH。”

“是跟紫胤老师?”

“恩,你要一起去看看吗?”陵越侧头看他。

“不了,”百里屠苏摇头,“我回学校,下午两点有课。”

 

TY里种着许多的小叶榕,浓荫蔽天,暑不张盖。男女生宿舍间有棵百年老榕,树干盘根错节,枝叶郁郁葱葱,既长且粗的气根稠密的垂落而下,蔚然成林。

百里屠苏手里拿着陵越托他带给芙蕖的一些女生爱的小零食,站在那棵百年老榕下等对方下楼。巨大的树冠投下一片阴影,阴影外是被晒得发亮的地。芙蕖和百里屠苏同届,专业课老师都是紫胤,陵越是在紫胤手下读研究生,要比他们大上三四届。

 

“屠苏。”

百里抬头看去,就看见还隔着远远的,芙蕖就喊着他的名字冲冲的跑过来。

“陵越师兄托我带的。”

芙蕖把手里的书夹到腋下,然后双手接过,然后打开扫了扫,伸进去拿了瓶牛奶和薯片塞到百里屠苏,“算是谢谢你帮我带了。”

百里屠苏推了回去,“我不吃这个。”

“诶?那牛奶你总喝吧,牛奶就拿着吧。牛奶还增高呢。”

“我…”

“你就收了吧,你看陵越师兄长那么高,肯定就是喝牛奶的。我听说师兄生长期有点营养不良,现在长这么高,肯定是后来喝牛奶长上去的。”

百里屠苏把要推回去的动作又默默的收了回去。

“陵越师兄跟老师去TH了?”

“刚去没多久。”

“唔,我下午上完课也要去,你要去吗?一起去吧。TH还挺好看的,离我们学校也不是很远。”

百里屠苏本想摇头拒绝,但是又想下午上完课也没什么事,去了TH再回来顺便看看书店开了没,也就答应了。

 

TH和TY两校共同的研讨会结束后,紫胤和清和并肩走出来,清和抬手敲敲了肩,研讨会整整开了两个小时,坐得人全身酸疼。

“研讨会结束后,活动应该是在你们学校举行的吧。”

“是呀,可有的忙了。真是一天都闲不下来。”

紫胤抿着唇睨眼看清和,“你平时也没忙什么。”

清和笑了笑并不反驳,只道:“不啊,少了我那个徒弟,可忙了不少。”

紫胤知道他说的是夏夷则,心下微叹息,是个难得的人才,却不顾众人反对执意退了学,“你没劝他回学校?”

 

“劝过,怎么没劝过?”清和眼里闪过无奈,却又转瞬即逝,眼波一流转,眼里满是信任和宠溺,“可他有他的想法和坚持,他想要做什么我虽不全了解,却也知道一二。到时候只要我护着他,总不至于让他受伤。”

“可惜了。”紫胤语气了颇为惋惜遗憾。

“哪有什么可惜的,”清和朗朗一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没什么好可惜的,而且他选的路,也未必是错的。”

紫胤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叹道:“他遇上你这老师,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我有这么个徒弟也是我三生有幸啊。他昨天还打电话说要来看我。”两人走出办公楼,就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人,清和伸手一指,“诶,那是你学生吧?”

紫胤往清和所指处看去,见百里屠苏立在树下,点了点头道,“是屠苏。”

 

“屠苏你怎么来了?陵越还说你不来。”紫胤问。

“跟着芙蕖来的。”屠苏转头又对清和道好,清和对着他点了下头。

“陵越还在里面谈些事,你要进去找他吗?还有芙蕖呢?”

百里屠苏看了看教学楼,又想了想还是道:“我陪着师尊走一走吧。芙蕖跟着同学去逛了。”

“我哪需要你陪,”紫胤一挥手,“清和陪着我就行,你们年轻人跟着年轻人在一起的好,你就在这里等陵越吧。”

“好,”百里屠苏点头。

待到陵越出来的时候,便看到百里屠苏一人站在树下,看样子似是在等他,连忙疾步上前,“怎么来了?”

百里屠苏自动的承担陵越手里的部分东西,才说道:“配芙蕖来的,她跟着同学去逛了。”

“怎么把你一人丢下了,”陵越微蹙眉道,他做事总是面面俱到,芙蕖是跟百里屠苏一起来的,却跟着同学自去玩了,把百里屠苏一人扔下总是不好。

“我自己叫她去玩的,他们一堆的女孩儿我一个男孩子总是不好。”

“见着老师了?”

“看到了,老师叫我陪你。”

“那行,”陵越又问道,“你午饭吃了吗?”

“随便吃了点,”百里屠苏顿了顿问道:“师兄还没吃?那先去吃饭吧。”

“算了,既然你吃了那我买个面包随便吃点吧。”

“那怎么行,”百里屠苏说着,又往四周看了看,往旁边走几步,拦住一人问道:“同学,请问食堂怎么走?”

“诶?”乐无异挠挠头,“我看看哦,这学校我也不是很熟,你是要去哪个食堂?A区B区还是C区?我推荐C区哦,A区食堂不是很好吃,C区的比较好吃啦,同学你去哪个?”

百里屠苏和陵越皆不是挑剔之人,只是现在距离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陵越肯定早饿了,所以百里屠苏只道:“近的。”

“哦哦,那是B区食堂了,沿着这条路直走在右拐就到了。”

问清方向后,百里屠苏便带头在前面走着,陵越看百里屠苏固执的样子也只能趋步跟上。

与此同时,乐无异左拐进了一栋教学楼推开左手边第一间教师的门就叫道:“夷则,等久了吗?”

夏夷则抬头看,就见乐无异站在楼道门口,头上的呆毛随风飘扬,笑容抱歉的对着自己说。

乐无异长得也好看,跟夏夷则不一样的好看。乐无异是混血儿,金棕色的蓬发,茶色的眼瞳总是明亮着闪现着活力,五官轮廓较深,肤色不同于夏夷则宛若上号羊脂玉的白,健康的小麦肤色,脸上总带着感染人的笑容。夏夷则便是跟他在一起,在忧愁的心也总能得到几许宽慰。

夏夷则合上书站起身,“没有,我在这里看了会书也挺好的。”

“那走吧,去看你老师。”

“你事情处理好了?”

“好了,后期也没有我什么事。”

“老师说他在办公室等我,走吧。”

“夷则,我听说今天早上你去了邻城?”

“恩,有点事。”夏夷则神色淡淡,语气也与平常无异。

 

百里屠苏和陵越在食堂吃午饭,陵越即使饿了一下午,吃饭也是不急不缓细嚼慢咽的,一口吞下了才又接着下一口。等着吃完了将餐盘交给了餐厅阿姨,走出食堂,才笑着说:“这么一来,晚上又要晚吃了。”

陵越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对着百里屠苏说:“我见着夏先生了,就是那书店老板。”

“见到了?”百里屠苏一愣。

“是,”陵越点点头,“他原是清和老师的学生,只是早年不只是什么原因半途辍学了,紫胤老师还很惋惜,你记得紫胤老师跟我们说过他朋友有个很有天赋的学生吗?就是他。”

百里屠苏隐隐记得紫胤也曾提过,紫胤跟TH的清和是多年好友,因为任教学校和专业导向很聊得来,陵越读研究生时导师就是紫胤,紫胤说过他一开始见到陵越时,便觉得陵越跟对方有些像。

 

“紫胤老师还曾惋惜业内少了这么一人是莫大的损失。”

“师兄并不比他差。”

陵越笑了笑并不作答,他并不在意这些,而且他和夏先生也曾有过几次交谈,陵越很是钦佩对方的为人,虽不多言辞,但是礼仪周全,还时时替人着想却不希望对方知道。只是心事重重,似有什么千苦万难之事郁结于心,跟着他突然辍学一定有关。只是陵越并非喜欢探究他人隐私之人,更何况他和对方并非深交。

百里屠苏生性较为冷淡,对于不在乎的人意向并不多给注意,只是转了话题,“这次的研讨会结果如何?”

“还不错,之后相应的活动会在TH举行。到时候老师应该会要你来帮忙。你也可以来长长见识。”

“恩。”百里屠苏应了一声,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夏夷则捧着茶来到自己的面前,茶香四散,对方温润的脸在热气的氤氲中,模糊不清。

 

夏夷则将带给清和的酒拿给了清和,被清和拍着肩说“还是夷则你懂我,体谅为师”,夏夷则淡笑着应着,“老师待夷则如何,夷则此生无以为报,只能时常送些老师喜欢的酒。”

清和高兴的笑了几声对着一旁的紫胤道:“看吧,我这学生没白收。”

紫胤不理清和,只是对着夏夷则说:“南薰刚禁了他三个月的酒,你就给他送酒。喝酒毕竟不好,你也别纵着他。”

清和起身将酒收了起来放回袋子里,一会儿拿上车带回去:“只要你别透露给他,南薰自然不会知道。”

“就算我不说,我看她也未必不知。”夏夷则每次来看清和,带的东西也无非就这几样了。

紫胤和清和说这话,夏夷则也不出声,只是站在一旁,脸上带着笑安静的听着。

清和又仔细的看了看夏夷则,只道:“瘦了,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是要让我心疼吗?”

“能不瘦吗?”乐无异突然开口,“他这几天都没怎么吃,还是我看不下去带着他去吃的。”

夏夷则听着清和的话语,眼睛有些涩,他低下头使劲眨了眨眼,然后才抬起头说:“只是最近太热,吃不下。”

清和听着放下心来,天气太热的时候,他也总觉得没胃口。只是他对着夏夷则总是会多操心点的。

“吃点健胃消食片。”乐无异将手搭上夏夷则的肩膀说道,“还挺好用的。”

 

   夏天的白昼长,但其实现在也已经六点多了。半边的天就被夕阳染成了血红色,残阳被红霞半遮着。

紫胤一看窗外,道:“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陵越屠苏还等着我。”

“好,小心点。”清和起身,夏夷则和乐无异也跟着站起来。

“那我也先走了,我还要去找老师。”

“走好。”夏夷则对着乐无异说。

目送紫胤和乐无异出了门,清和对着夏夷则说:“我们也走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我开车送你。”

“恩,”夏夷则又对着清和说“只是老师今天不可喝酒。”

清和挥了挥手,“我知道,我开车呢,不过你还管起我了。”

“我只是关心老师。”

 

百里屠苏又站在了书店门口,只是门依旧是关着的。百里屠苏也料到这个结局,心里并不觉得失望,只是转了身打算离开。

却在转过身的时候,看见夏夷则站在几步开外微睁着眼讶异的看着自己。

 

夏夷则和清和去吃了饭后,两人随意的聊了聊。夏夷则的书店是在街尾,清和开着车不方便进来,便将夏夷则送到了街口。夏天晚上的风带着惬意的凉,夏夷则缓步向着书店走去,脑内想着清和跟自己说的话。

走到自家的书店的不远处,却看见青年消瘦挺直的背,背对着自己站在自己的书店门口。然后青年转过身,夏夷则就看见了对方眉间一点朱砂。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夏夷则拿了两杯水,一杯给了百里屠苏,然后坐到了百里屠苏的对面。

“早上来的时候没开门。这时候再来看看。”

“今天有事出门了,不过,”夏夷则顿了顿,然后提醒着对方:“我这里也只营业到七点,你这个时间来也没用啊。”

“我到的时候还没七点,来看看运气。”

夏夷则听着对方的话,颇为无奈地说:“就算还没七点,那也差不了多久,你就是来了也没用。我今天本就没打算开门。”

百里屠苏沉默了,半响,说道:“我还是想来看看。”

夏夷则对着对方的倔强也只能沉默以对,无可奈何。

头上的灯光发出昏黄的光,把百里屠苏整个人笼罩在里面,冷肃的神情也不禁被染上暖意。夏夷则看着就不觉心软,他开口说道:“你看吧,今天我晚点关门。”

百里屠苏抬头看着夏夷则,摇了摇头,“会麻烦你的。”

“无碍,我今晚也没什么事,你在这里看书也不影响我什么。”夏夷则说完起身,走到厚重的书架前抽出百里屠苏上次看的书,然后拿到百里屠苏面前,“看吧。”

百里屠苏接过书,见夏夷则已经走向柜台,抿了抿唇不再说什么只是打开上次看的地方继续看起来。

这个时间点逛街的学生很多,但是来看书买书的反倒少了,多是吃饭或者和同学一起来逛街的。百里屠苏坐在隔间里看书,而夏夷则自己则坐到柜台后。因着百里屠苏要看书所以夏夷则打开的百里屠苏隔间里的白炽灯,自己的却只开了个熏黄的灯盏,泛着黄的本子的文件摊开在灯光下,自己却有一半隐在灯光后,半个身子被浓浓的黑暗所吞没,脸在那盏灯光照映下隐约可见,只是神情终究还是模模糊糊看不清。

那是本日记本,书页泛着黄,有些书页有些皱,似是被水浸过。字迹是蓝色墨水,其字清宛挺秀,出自女子之手。

夏夷则用手轻轻抚摸过页面,食指一个字一个字一顿一顿的轻轻缓慢地拂过去。他不知道他母亲还给她留了本她的日记本。这是清和今天交给他的,之前觉得时机未到,现如今,夏夷则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选择的路,也是时候交给他了。

夏夷则眨了眨眼,眼前似是又出现了昔日和母亲在一起的欢乐情景。想起母亲,就不可制止的想起那个负心人,心里涌动着恨意。他狠狠地咬了牙,终有一日,终有一日要你付出代价。黑暗里的脸阴沉而略微扭曲。

百里屠苏将书插回书架里,走到夏夷则面前,“谢谢,今晚打扰你了。”

夏夷则将书合上慎重的放回抽屉里,抬起的脸上又是一片淡然,“不会,你要走了?”

百里屠苏心里有点奇怪,他下意识的觉得刚刚夏夷则有点不对劲。他想开口问对方怎么了,但是转念又一想对方跟自己毫无关系,也就熄了心。

“恩,今天到这就行,该回去了。谢谢。”

“没关系。”

夏夷则送了百里屠苏出了门,然后降下卷门。走回柜台拉开抽屉,拿出日记本关了头顶的灯,然后走到店内楼梯,往旁边开关一按,发出一声声响后,室内陷入黑暗里。夏夷则抬脚踏上阶梯,身影缓缓被黑暗所吞没。

 


评论(1)
热度(12)

© 老衲正孤吟 | Powered by LOFTER